夏日之遥

新人一枚,喜歡寫文文,努力學畫畫中!

【主一期/啊18】婚嫁(下)

主X一期,啊18

婚嫁后篇

终于最后篇了,然而写了1万6千多字是怎么回事!?

我的肝居然还没爆!?(吐血

不过一期尼终于爆发了!欺负他真开心!(喂!

希望給一些感想QAQ


如沒有問題請點這裡

【主一期/啊18】婚嫁(中)

主一期,啊18

婚嫁中篇

有新角色登场,最后有人物介绍

我居然写了一万多字的中篇!?(吐血

渣男审神者真好吃!(被打飞

希望給一下感想QAQ


如沒有問題按這裡


【主一期】守護

守護

男審神者x一期一振

婚嫁篇小前傳

这是原黑道审神者和一期相遇的小故事,本来打算写在婚嫁文里的,谁知越写越多所以就单独拿出来当小前传了,虽然不算很详细,但作为回忆篇还是可以的,非常難得的清水甜文(笑)。

微博連結

------------------------------------------------------------

那是,快七年前的事情了。

那是主殿快高中毕业的一年,决心要让家族完全转型的一年。

也是刚成为初生审神者,从政府那里得到还未显型的我的一年。

然后,也是我决心要永远守护主殿的一年。

 

隆隆的声音不断从木制的屋子里响起,当时还未到十八岁的主殿,穿着黑色衬衫,拿着我还未显型的本体刀在熊熊火光的走廊上快步行走,身后跟着两名二十多岁及三十多岁的黑衣男人,比起主殿平静的表情,听着前方突如其来的惨叫起,那较为年轻的男人慌张地说道。

“那个少爷,这里很危险,请快点离开!”

“你是新人吗?这种程度还觉得危险的话可有失我们的专业。"年长的男人明显冷静许多,有点无奈地看着那名从进来起就一张慌乱的同伴。

“不过前辈,怎么可以让少爷站在前。。。"

“好吵。"主殿冷淡地打断了男人的声音,突然用力握紧手中的我。

没过数秒,前方转角的位置突然冒出一名撕喊的男人,他手持长刀,直直冲向少年。

“少爷!?"

身后的两名男人还未反应过来,主殿已拔出剑刃,毫不犹豫地划向冲向他的人,干脆利落,那人的胸口也在瞬间喷洒出鲜红的液体,眼瞳反白地倒下。 

“好厉害!"

“不愧是少爷!"

身后的男人们兴奋地看着此场景,但主殿仍然没有表情,眼看也不看在数秒前还在对自己撕喊的尸体,直接收回剑继续行走。

 

火光开始漫延至两边的墙壁,隆隆的声音在警示着房子随时会倒塌的危机,但主殿仍然沉默地走着,直到一间被烈火吞噬的木门前,他才停下脚步。

“人呢?"他的声音没有温度,就像机械似的。

“少爷,我们的人还有3分钟才到。"黑衣男人拿着手机地说道。

“3分钟,足够了。"他卧下身体,用力对木门挥下剑刃,木门被砍成两块落下,抬头一看,里面站着数十名持各式武器的男人们而准备就绪。

低下双眼,主殿用力握紧剑鞘,手指勾了勾剑柄,快速冲向他们。

 

“就是他!杀了他!"看似带头的男人大声地喊道,使主殿目光一闪,立即奔到他的前方挥刃而下,直接砍掉他的左臂。

“啊啊啊!!!"大量的血液从截面洒出,但他还未来得及按合伤口,胸口就被长刃捅穿再刺出,咚的一声倒在地板上。

“。。。。。"

被大量鲜血洒到脸及衣服上的主殿没有停下动作,转手一挥,把身旁想要偷袭的男人腰斩成两半。

“啊啊!!"

面前的身体还未倒地,主殿已把前脚掌转到左侧及用力压紧地板,利用后腿的爆发冲到持有斧头的人面前,他条件反得地抬起斧柄防守,头颅却连带木柄一起版截成两半。

“不,不要。。。啊啊!!"

在火焰下的咔裂声里,各种的惨叫及悲鸣以及挥刃斩下的血肉声传遍整个房间,木门外的那两名黑衣男人都沉重地看着主殿斩杀敌对家族的场面,而我也。。。以任何人都看不到的灵魂状态站在后处目见一切。

 

“前辈,我们需要帮少爷吗?"

“我们现在进去只会碍事吧,本来少爷就不需要我们,是老爷子偏要少爷带两个保镳来的。"男人从裤袋里拿出一盒烟草,把其中一支放入嘴里点燃。

“呼。。。我们还是自己保命算吧,虽然感觉也没什么必要。"

“不过少爷在战斗的时候好像跟平日里有点不同。"年轻的男子回想起刚才还未踏入这房子前他的少爷还笑着叫他小心点,而现在就像机械一样。。。

“你是第一次看少爷在敌对家族里战斗的模样吗?"被叫作前辈的年长男人再次吸了一口烟呼出。

“啊?是的,我一个月前才来报道。"

“是吗,那我告诉你吧。"

 

第一次在敌对家族里的战斗,想想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我有意识的时候好像是两星期前主殿接过一直被政府管理时的我,好像是因为当时主殿把自己的灵力传入到我的本体刀里,我才得以有了意识,也成为大家都看不见的灵魂状态。

然后这两星期里我都是反复看着主殿在白天读书、下午回家训练,晚上工作的生活,不知是不是工作狂的原因,主殿经常工作到深夜,甚至到早上时被仆人叫起床时才察觉到自己一夜未眠。而这些夜里只有一天晚上主殿是没有工作的,那天他把我留在房间里,独自一人外出。

因为我是以本体刀的去向来移动,所以我也不清楚主殿的去向,只是默默坐在房间里的榻榻米上等候,反正我从以前起已经习惯在独自在玻璃窗前等候来观看我的人们了。

到第二天主殿回来换衣服时,我看到他的背部和胸口,还有脖子上显眼的地方都充满红色的痕迹以及咬痕。

那天家里的部下都笑说主殿很厉害,说都是女人留下来的,我当想就在想主殿是不是如果没有工作时就会到别人那边留宿呢。

答案是正确的...

听部下的对话里,以前主殿的夜生活更是混乱,差不多每天都外出直到早上才回来,也曾试过带女性回来,甚至参与贵族的淫乱派对...

只是最近想要使黑道的家族转型,每天早夜都极为忙碌的情况下主殿才没有时间外出,相反地是疯狂工作到深夜,直到真的敌不了疲劳才爬在桌子上休息。

 

我有时候在想,为什么主殿不肯睡觉休息呢?

 

“少爷作为这个家的长男,第一次指示我们杀人的时候在五岁。"

“咦!?"

咦?

男人的声音使我回过神来,对了...现在还在战斗的时候,虽然自己只有本体刀能帮得上忙。

不过他说,主殿五岁的时候?

“然后第一次亲自杀人是在六岁的时候,用枪呯的一声,那个人就倒下了,当时老爷子为了不让少爷的手受伤还特地设计了一把小孩子都能使用的枪。"

“之后少爷就学习各种武器的使用方法,如果家里的兄弟有犯错虽然处决时就由少爷亲自下手。第一次亲自处理宗家的任务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当时好像是去大仓库里处理一个交易?少爷很厉害的,第一次的任务一口气斩了五六人,然后一直在做各式各样的脏活。。。"没有理会后辈的惊讶,他一连串地说着。

“前辈?"

“然后现在为了家族的未来而战斗,真的了不起啊,少爷。。。"

“嗯。。。"年轻的男人看着自豪又苦笑的前辈,也默默转头看着前方把敌人斩得七七八八的少年。

对面前的人命就像训练木桩一样毫不留情地斩杀,即使求饶还是惨叫都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拿着手中的太刀-一期一振在鲜血中挥舞。

 

虽然当时的我还没显型,但主殿却已把我当成自己的战斗刃,作为像灵魂般的存在,我站在后方听着那两名护卫的对话,得知到主殿的童年生活,以及看到主殿使用我时的一面。

我就像他的身体的一部分一样运用自如,这个时候的主殿真的十分英气,让任何人入迷。

 

直到斩杀最后一人,主殿才呼了口气,听着远方逐渐接近的跑步声,他微笑地走过来。

“三分钟了吗?"跟刚才的冷淡不同,主殿回复平日的笑容,语气也看似十分轻松。

“嗯,刚刚好。"

“少爷!"此时远方赶来一批黑衣男人,都是家里的部下。

“你们来的真是时候,把这里收拾一下吧。"

“遵命!"带头的男人点了点头,并吩咐下属们去收拾。

“少爷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是啊...话说你们谁有不用到的帕巾?"主殿突然问题。

“我有,请你使用。"那名男子准备得十分周到,看来已习惯这样的场景了。

“谢谢。"

 

主殿快步离开,身后跟了三名黑衣男人,一直护卫的两个,还有刚才带头的那名。

“这个家的首领呢?"边走边低头用手帕试擦我的本体刀,刚才的战斗里沾了不少血液。

“活捉起来了,现在在家里的审判室里。"

“他已经没用了,随便放到什么地方砍了吧,别弄脏家里。"主殿仍然微笑地擦着剑刃,完全想象不出能用这么轻快的语气说出可怕的说话。

“遵守!还有他把妻儿都安排到国外了,请问要怎么处理?"

“不用管,我不想用额外的时间和金钱去处理没用的女人和只有十岁的小孩。"

“不过如果之后那个小孩长大后要回来报复..."

“那就把他和帮忙报仇的家族一起处决掉。"主殿打断男人的说话,并把擦完的毛巾扔在地方,头也不回地走出这间已被火焰吞噬的房子。

 

“嗯!!今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比想象中还要顺利!"那名二十多岁的男人兴奋地说道,随即被他的前辈打头。

“你什么都没做说什么顺利。"

“好痛!因为少爷超强的!"

“是啊,是比想象中顺利。"主殿微笑地收回我的本体刀。

“啊,这把太刀,是少爷从政府里拿到的那把吧?"男人疑惑地问。

“是啊,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做的唯一一把太刀,好像是这么形容来的?"主殿也低头看着。

“刚才少爷超厉害的!用这把剑把敌人全斩光!"

“不过那好像是皇家御物吧,政府会真的把真刀拿出来吗?"

 

“嗯,我也不知道,不过无所谓..."他拿起我的剑身,放到唇边亲吻一下。

嗯!?主殿在对我做什么!?

“少爷?"

“明明我是第一次使用,却好像我身体的一部分似的契合,就像活着一样。"

咦!?

“它以后都是属于我的就可以了。"

不,不会吧...

你在说什么啊...主殿...

啊啊啊...好害羞...

 

 

跟部下一起回到家的主殿看似放松似的伸了一下腰骨。

“嗯~今天没有其他工作了吗?"他问道。

“是的,本来今天少爷已经很累了,请好好休息,由我们来向老爷子报告就可以了。"男人恭敬地说道。

“麻烦你们了,不过休息吗?夜还很长就这么休息不是很浪费吗?"主殿拿出手机按了一堆数字。

 

“是小由吗?是我啊,现在可以去你那边吗?"接通电话后主殿便以轻浮的语气说道。

“咦~要两小时后吗?不要,我想现在就去!"像小孩子一样撒娇。

“好吧,那两小时后见了,再见。"

哔的一声,主殿回头时看到他年轻的部下十分惊讶地看着他。

“少爷,这是女人吗!?"

“是啊,你要一起吗?"

“不不不!!我怎么可以打扰少爷和你女朋友的见面!"

“不是女朋友啊..."主殿疑惑地打断他。

“咦!?"

“只是一起玩的对象,也是我的同学。"

“咦咦咦!好痛!"男人想大叫却被他的前辈拍打了头。

“你吵死了。"

“反正以后也会被政治结婚,不如借现在自由地玩。"主殿十分轻松地摆摆肩,但不知为何我的内心听着很不是滋味。

“太,太成人了...好痛!"再次被前辈拍打了头。

“你比少爷还大好吗。"

“那我先回房间换衣服了,今晚辛苦了。"

“好!少爷你玩得开心点!"

“晚安少爷。"

 

 

主殿快步地跑回自己的房间并关上了房门,把我的本体刀放到和式的榻榻米上,意外的是他没有换上外出的休闲服,而是换了睡觉用的浴袍。

“好冷..."

主殿?

我疑惑地看着站在房间里一动也不动的主人,然后突然整个人倒在榻榻米上,发出巨大的咚声。

主殿!?

我想立即上前扶起他,但此时我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实体,只是跟随本体刀移动的灵魂。

“不要...不要..."

咦!?

“不要叫...不要再叫了..."

主殿?

他的双手用力抱紧自己的头颅及用力缩紧身体,像受到惊吓的小孩一样。

“好冷!好恶心!!血,尸体都好恶心!嗯嗯!!"

“啊啊...救,救救...啊啊..."强忍着眼角的泪水不掉落,但主殿痛苦得想呕吐一样,唾液咳出榻榻米上。

“咳!...咳咳!啊啊咳咳!!"已经用力按着胸口也阻止不了恶心的情绪,主殿只能快速起来,从柜子里拿出被子用力包着自己,无力地倒下。

“啊...好冷...快点两小时后吧,好冷啊..."

 

主殿...

 

之后三个月过去了...

因为第一件处决敌对家族的事件,主殿干脆一次性地解决所有阻碍他们发展的家族...

由于从以前起就一直为宗家做着脏活而得罪了不少人,合共计算大大小小共牵涉到三十多个敌对家族。

数量之多一次性解决完是不可能的,所以主殿牺牲了所有休息时间,如果可以借相同利益而跟较大的敌对家族进行谈判,如果失败就直按处决。

三个月后的现在,家里成功谈判了三个家族,共处决了五个家族,处决的事情每次都是由主殿经手的。

当然...因为每次结束后的晚上主殿都不会再有工作,在与玩乐对象见面前他都会缩在房间里,发出没有人听到的求救声。

 

“救救我...救救...咳!咳咳!!啊...啊啊..."今晚的主殿终于把大量的呕吐物都吐在榻榻米上,然后露出难堪的笑容。

“怎,怎么办?这个怎样清理我?嗯..."

 

是这样吗?我理解了...

明明在战斗时像机械一般没有感情...

明明战斗完结后完全不在意似的和部下们说笑...

明明平时就用灿烂的笑容来鼓励大家...

 

这些...全都是假像!!

全部都是主殿故意做出来的假像!!

从小时候起就肩负着家族的未来,做着各种各样与普通人不一样的工作,但在部下面前从未有任何怨言,默默一个人承担着沉重的一切。

不过主殿,你做出这么多又有谁能理解你呢?

有谁能为成你身后的能量?容身之所?

为什么我不能把自己的心情告诉你呢?

这么我没有实体呢?

 

虽然知道主殿根本感觉不到,但我还是走近主殿,附身轻轻抱着他,好像传递给他,我在你身边的信息。

“咦?"就在此时,主殿惊讶地转过头看着我。

嗯?主殿在看着我?

不会吧!我终于...?

兴奋不已的心情传遍整个身体,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为主殿战斗!

主殿!我是...

“是错觉吧?"然后,主殿发出的话就像一盘冷水直淋熄心中的火焰,把我的兴奋完全冷却。

啊...?果然啊...

什么啊...主殿还是看不到我...

他根本察觉不到,我就在他的身边...

真奇怪啊,明明早已经习惯别人看不到自己了。

为什么,内心会这么难受?

可恶...

 

“啊,是你啊,一期一振。"

咦!?

主殿在叫我?

 

我立即抬起头,看到主人正用力握紧我的本体刀。

“真是不可思议,从时之政府那里得到你后就觉得你一直都是活着的。"主殿苦笑着,并轻轻触摸我的剑身。

嗯!?

“这三个月来,都是你和我一起战斗,一直在我身边的感觉..."

主殿...

“虽然我还不知道审神者是什么,不过既然我答应要成为你的主人,我就会一直使用你,你也是只属于我的刀剑,一期。"

......

“哈哈,我在对着一把刀说什么啊,最近情绪太差脑袋坏了吧。"失落的声音徘徊在房间里,不过主殿正十分用力地抱紧我。

我也...用力抱紧主殿。

“为什么呢?我这样抱着你,身体好像没这么冷了...哈哈,哈哈哈...你果然很不可思义,一期。"

泪水一滴一滴地从主人俊俏的脸蛋上滑落,在任何人面前绝不会落泪的他,正抱着我哭了。

把一切以来忍耐的情绪都爆发出来...

 

我曾经想过...即使察觉不到也无所谓,即使听不到看不到我也无所谓,只要主殿使用我的本体刀就好...

不过现在却不同!

我想要显型! 

我想成为主殿的力量!

我想分担主殿沉重的一切!

我想成为主殿的回归之处!

我想守护主殿!!

我想永远陪伴在主殿的身边!!

 

 

第二天的早上我微微睁开双眼,今天也是跪坐了一整天,自从来到主殿的家里面,我每天晚上都是这样渡过的。

只是今天,主殿的房间好臭。

咦!?

为什么会觉得臭?我转头看看四周,看到主人昨晚抱着我的本体刀睡着了,还睡得很安稳。

成为主人的刀剑的三个月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主人熟睡的面孔。

他旁边是昨晚呕吐还未清理的呕吐物,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

不过我好像从未闻过气味吧?因为一直以来都是灵魂的状态。

算了,先出去房间吧...

 

我慢步走着,只要不是离本体刀太远的地方我都能到达,正当我以前像平日一样直接穿过纸门时,咚的一声响出。

“咦?痛。。。"我揉了揉被撞到鼻子,突如其来的惊讶及兴奋传遍整个大脑,我立即抬起手臂,有点紧张地触摸着纸门。

我能碰到了!

我有实体了!!

 

有点兴奋过头的我用力打开纸门,阳光直照射入室内,不禁使我皱起眉头。

“嗯!?"阳光同时也照射到主殿的双眼,他用力闭紧双眼,再慢慢睁开。

啊!?糟了,因为太兴奋不小心弄醒主殿。。。

“抱歉主殿,我打扰你了。"

“嗯。。。咦?"本来还未睡醒的主人一瞬间睁大双眼,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

 

“你是谁?"

“咦?"

“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房间?话说你穿的衣服也不像是新人,你是怎么进来的?"可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主殿皱起眉头,拔出我的本体刀对着我。

“啊。。。嘻嘻!"

看着这样的场景,不知为何心情感到愉悦。

“你!"

“主殿,你在使用我的刀来指着我本人,真不可思议。"我低下双眼,微笑地看着主人。

终于能被主殿看见,终于能和主殿说话。

终于,能守护在他的身边了。。。

“你在说什么?你的刀?"主人仍然十分不解,皱起眉头。

“请让我先介绍一下自己。"

我站立端正,手掌平放在胸前,微笑地说着我一直想说出的话。

 

“我是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吉光手中锻造的唯一一把太刀。"

“你是。。。?"

“以后,请多多指教,我的主殿。"

 

「完」

 

──────────────────

略略介绍一下审神者苍凌,他是时之政府所挑选出来的最初六名初生审神者之一,当时还没有本丸的概念,初生审神者也只得到一把还未显型的刀剑。而作为初生审神者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用各种手法让刀剑显型,再与他一起生活数年时间。

因为当时刀剑男士没有任何调整,因此极容易受到主人的性格及生活环境所影响。而苍凌就是因为黑道长男的身份而被选中的,因为从小就一直徘徊在冰冷的武器和尸体里,造成在晚上独自一人时会觉得四周冷得发抖,身体像被大量尸首包围一样感到呕吐及头痛,也因此对体温有异常的执着。也因为经历太多背叛和做各种脏活,心理变得十分扭曲,把所有人都当作成道具也绝不会信任任何人。

故此对一期一振的存在极为特别也有极强的占有欲,不允许任何人独碰到一期,包括白天对一期训练新人指导时也会感到十分生气。最初在一期的要求下十分困难地进行睡眠休息,在假装入睡后发现一期偷偷抱着自己使他安心,也变得十分迷恋一期的体温,在发生(消?)关系后便每天晚上都要直接拥抱一期才能入睡。


【主一期/啊18】婚嫁(上)

婚嫁(上篇)

主X一期,啊18

涂腮红,一期被迫怀孕

另一个人渣审神者,最近迷上这种较带感的气氛(被打


如沒有問題請點這裡

【主小夜/啊18】浴室後續(短篇)

主X小夜,啊18

浴室篇后续

人渣审神者,半灵魂飞车注意

大家七夕快樂!(被打飛


請點這裡

【主一期/啊18】渡假最後篇(短)

渡假最后篇,欺負一期尼真開心!(危險發言

注意:最后会有一期被迫怀孕的情况,雷点慎入!


請點這裡

【主一期/啊18】渡假(短篇)

主一期,啊18

急剎车

异国渡假,半女装


請點這裡


*我知道很多人想打我!如果想看后续的车请在评论区评论一下吧!(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