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之遥

新人一枚,喜歡寫文文,努力學畫畫中!

【轰出】替代恋人 (又名:一个月的恋人) (2)

【轰出】替代恋人 (又名:一个月的恋人)

暗恋轰君的出久,以及对出久有好感却因天然察觉不了的轰君

OOC,过程是放了辣椒的甜饼,慎吃

约四至五章,有半强X情节,啊15

由于发现今章太长所以把车放到下一章...(躺地

作者第一次写轰出,请见谅...

全章連結


(2)

 

作为继承No. 2 英雄安德瓦最优秀血统的儿子,轰焦冻自幼就被父亲培养成打倒欧尔迈特的道具,在他的印象中母亲也因被当成工具而经常哭泣,因为自己继承了父亲的能力而承受不了压力的母亲在失控下用烧开的沸水荡伤自己的脸,从此被关到医院里接受精神治疗。

这都是父亲的错...都是因为自己继承父亲的个性才会变成这样...

体内火焰的个性是多么无比地厌恶...

只要封印就好...用冰块进行永远的封印...

但在遇到绿谷出久后,内心一直冻结的冰块有了融化的现象...

 

对绿谷最初的印象是十分平凡的同班同学,跟班上的同学除了他的青梅竹马外都相处地很好,不过对个性的运用十分糟糕,经常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的,就像刚接触地一样地生疏。

对他的想法有更进一步的变化是在上课时被敌联盟袭击的时候,在任何人都察觉不到死柄木攻击欧尔迈特时,只有绿谷出久发现了并才成功阻止对方的攻击。从此之后,他便对绿谷出久平凡的印象有所改变...

但当时的他是绝想不到绿谷出久会把他一直坚持的东西砌底粉碎,在雄英运动会时,他决定绝不运用火焰的力量,他要向父亲证明他只需要使用母亲的力量便能获胜,并让他不得愿偿...

他变得自暴自弃,长期使用冰冻的力量也使身体机能出现异常,但他还是像赌气的小孩般不肯使用火焰,直到绿谷对自己大喊...

「这不也是你的力量吗!!」

 

因为这句话,他想起了长久以来自己的梦想,一直被封印的内心也被解开...

自己也是...想成为英雄的人!!

那句话就像救赎一样,把冻结的热情完全解开...

在此之后,自己跟绿谷的关系有所好转,随着学校里的相处,他也发现绿谷无论在怎样的逆景下都有永不放弃的精神,无论遇到多少错折都会坚强面对的乐观...自己不禁,被他的身影所吸引...

这难道就是「友情」吗?

一直接受严格训练的轰焦冻在读高中前都没怎么与同龄人有任何深入交流,虽然在初中时因为自己的外貌及家世收到过不少情书和表白,但他也全都拒绝了,严格来说绿谷出久是他第一个朋友...

一起到课室,一起吃午饭,互相到对方的房间里复习,因为温习得太晚而直接留宿,这都是朋友经常做得吧...

轰焦冻觉得只要和绿谷出久一起时,内心就会得到平静,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他认为自己最大的贪婪心是想永远在绿谷出久的身边,每次看到绿谷的笑容时,自己也能感到流露出内心的喜悦,如果他伤心的时间,自己也会感觉撕裂般的心痛,心想只要他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尽管很快又会陷入奇怪的矛盾之中,但内心很多复杂的想法便会得到短期的释怀,即使以后对方升读大学、就业、甚至到了结婚生子...

所以他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和他的好朋友,绿谷出久发生友谊之上的关系。。。

 

今天英雄科1-A班的课程是外出实习,体验平日职业英雄所做的工作,而作为学生只需做简单的街道巡逻,老师很随机地把轰焦冻与绿谷出久分到一组。

“轰君!一起加油吧!"绿谷看似十分兴奋,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

“嗯..."看着那个笑容,轰也无意识地浅笑。

跟绿谷一组,真幸运...

巡逻的过程大致顺利,大多都是扶老人过马路,帮迷路的小孩寻找父母等平凡的工作,但当他们认为实习就这样平凡地结束时,突然的爆炸声立即引起他们的注意。

绿谷立即奋力跑到爆炸的源头,轰也快速跟上,随后他们看到一名女人站在天桥上,下方有数个男人正发动他们的个性在大肆破坏,但从他们的表情能看出他们的精神状态十分异常。

“轰君!他们可能被那个女人操控了。"

“是啊,绿谷你能应付下面那些人吗?我去偷袭那个女人。"

“好,你要小心点。"

分配好工作后,绿谷的身体立即出现几道红光,冲向前方那几个男人,而轰也籍此机会跑到天桥下,立即发出冰柱想要封着女人的动作,但没想到女人的身手也十分灵活,她用力一跳躲过了轰的偷袭,然后突然向他做一个飞吻。

“咦?嗯!!"正当轰在想这个飞吻的含意时,他的身体突然沉重起来,整个人像被大石压住一样不能动弹。

“真可惜,明明这么对我胃口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咦?喜欢的人?

女人走到面前抚摸他的脸,然后伸出舌头轻舔他的脖颈。

恶心的感觉立即拥出,轰用尽全身的力气摆脱身体的沉重,然后立即捉紧女人的手臂冰冻起来。

“不会吧!?"显然没有想到面前的少年有反抗的力量,她吓得想要逃脱,但双脚也被冰封锁。

“轰君!"

“绿谷?"头一侧看到跑过来的绿谷,心脏突然跳得很快,身体开始变热。

咦!?身体到底...?

 

这时绿谷跑到轰的面前,他刚打晕那几个失控的男人后就看到轰被女人舔了脖子,内心的愤怒瞬间爆发,如果不是因为轰很快就把那个女人冰冻起来,他可能已用体内的0.05力量把女人打遍在地。

随后他们把女人带给赶到现场的警察们,听他们这个女人的个性让他们以及许多男性英雄们十分头痛,今次能顺利捉捕真是万幸,而在警察队长想要讲述那女人的个性时,绿谷感到轰有点不对劲。

“轰君,你还好吧?"

“...还好。"完全看不出还好啊...

轰的身体仍感觉十分沉重和火热,无意识地发动冷的能力来调温,而心脏更是有什么压着一样十分难受,但又像很快就会爆发似的不断跳动,这样奇异的感觉不断折磨着轰的身体。

“轰君!"

绿谷立即扶着双腿快要站不住的轰,然后跟警察说道

“抱歉,我先带轰君回去学校找治疗女郎!麻烦你们跟老师说一声!"

“啊!绿谷同学..."警察先生像有什么想说一样,但绿谷已抱住轰发动过性离开了。

“真困扰啊,希望轰同学没有中那个女人的个性..."

“队长,话说那个女人的个性是什么啊?让男英雄们也这么头痛。"一旁的警官疑惑地问道。

“个性的名字好像叫「爱的正邪面」,她只要向对象使用飞吻就有一定机率发动个性,但对象只限有喜欢之人的男性,技能发动前期会有身体无力的征状,发动后会以第一个看到的对象来判断正邪面,如果那个人不是受害者喜欢的人的话,那便判定为邪,受害者便会出现暴力倾向,导致失控和到处破坏,如果是受害者喜欢的人的话..."

“如果是喜欢的人的话会怎样?"

“咳咳!先回去吧!"警官看到队长脸红地别过一面,瞬间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点头。

“原来如此,难怪是能让男英雄们都很困扰的个性..."

 

绿谷很快便把轰带到学校的医务室,但一进入就看到治疗女郎写的外出就医的字条。

“不会吧!?轰君,你感觉怎样?"他看到轰现在流着冷汗,看似在忍耐什么一样而痛苦的表情。

“绿谷...好热..."轰像用尽体内所有的力气才能吐出这两个字。

“轰君!怎样?要先喝口水吗?"

“房间..."

“是不是想回房间,我立即带你回宿舍!"

没有多想为何轰会突然想回房间,绿谷只是想立即按轰的意思而行动。

 

走入宿舍和从管理员身上拿到轰房间的锁匙,终于回到轰的房间。绿谷立即把轰放到床铺上,然后慌乱地找有没有能加热热水的用具。

但他这时才想起以轰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加热用具,他大脑开始不断思考自己的房间好像有放一个热水壶,可能因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绿谷完全察觉不到本来被他放到床铺上的轰焦冻正站在他的身后,突然从后方拥抱自己。

“啊!?轰,轰君?"绿谷明显被吓了一跳,而他转头看着对方时,内心充满了恐惧。

“绿谷,身体好热..."轰焦冻的眼神像盯上猎物一样地充满侵略,以及从体内散发出来的冰冷起息,看来从刚才起轰就一直使用冰冻的能力。

“轰君!?"


(屏敝一小段)


“轰君,你还好吗!?"担心使绿谷忘记刚才轰对自己所做的事而跑到他面前想仔细轰有没有伤到头部,谁知手臂再次被轰捉住。

他吓得想再次挣脱,但对上轰抬头时的眼神,坚定的心立即软化。

“身体很难受...很热...救救我,绿谷..."那是自己有印象中轰焦冻从未有过的表情。

因为身体的火热而不断使用冰冻的力量调温,但导致身体机能开始出现异常而发抖,口中也不断呼出白气。

“求你不要抛弃我...在我的...身边..."断断续续的句子艰难地从喉咙中吐出,这时的轰焦冻像个被遗弃的小孩一样无助。

轰君真是太狡猾了...

本来内心处于矛盾中的自己一看到喜欢之人露出需求自己的表情,他怎么可能还会拒绝了...

“没关系的,轰君,我不会放开你的..."内心的坚持被砌底打醉,绿谷出久双手用力抱紧轰发冷的身体,在他的耳边说着安慰的语句。

“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

“绿谷..."轻轻松开绿谷的怀抱,轰焦冻轻抱着他的脸蛋,嘴唇慢慢附上。

“嗯...轰君..."

绿谷闭上双眼,身体再次被压在榻榻米上,这次任由身上之人脱光自己的衣物,以及默默感受来自唇上那半热半冷的温度。

 

这是错误的...

但自己已经抵抗不了...

只要是轰君的事,他一定拒绝不了...

即使现在的轰君是受到个性的影响,即使现在的轰君非本愿这些事,即使他醒来后他们的友谊会破碎...

但现在的轰君需要我,所以这样就好...

 

啊...不是...

这只是...

 

只是...我的贪婪心而已...因为...

一直都想和轰君做这样的事情...

一直想被轰君拥抱...

轰君需要我?不是...

是我需要轰君...

 

泪水慢慢地滑落到榻榻米上,绿谷出久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现在,是他的人生中最好的梦...也是最糟糕的梦...

 

tbc-


评论(2)

热度(56)